x

【文學】《東方快車謀殺案》三谷式的懸疑推理與幽默



作為富士電視台成立55周年特別企劃的日劇,該是什麼模樣?!

就由三谷幸喜把自身最愛的懸疑推理劇,端上這個具有特別意義的舞台吧!身為推理偵探迷的三谷幸喜在2010年答應製作,把年少時代最愛閱讀由英國推理小說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的首部著作「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進行改編,在經過3年的時間與阿嘉莎作品版權持有人討論取得合作後,進而將這部著作做為富士電視台台慶特別版日劇首度在亞洲地區以影像化的方式呈現,並在2015年1月11與12日分別以「東方快車謀殺案」(オリエント急行殺人事件)之第一夜、第二夜進行首播。


喜愛懸疑推理小說的人一定對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不陌生,被譽為「偵探小說皇后」(Queen of Crime)的她,許多著作都曾被改編為電影或舞台劇,無論是「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尼羅河謀殺案」(Death on the Nile)、「無人生還」(Ten Little Indians)或「捕鼠器」(The Mousetrap)。

而最廣為人知的就是這部1974年的英國電影「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除了擁有47屆奧斯卡金像獎多項提名外,而極富盛名的影星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也因扮演電影內虔誠的傳道教師而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這部電影當中也有一位到現在都還看得到的熟面孔史恩•康納萊(Sean Connery)。
 

「東方快車謀殺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的故事大抵是說名偵探赫丘勒•白羅在敘利亞處理完一件棘手的案子後,坐上回英國倫敦的火車。在列車上,白羅結識來自不同的國家,不同的階層的其他旅客,讓這位比利時的大偵探感覺有趣,而其中給人感覺有些邪惡的雷切特先生,這時告訴他自己正受到生命的威脅,有人寄了幾封恐嚇信想殺死他,想聘白羅當保鑣。但白羅因對他並無好感,所以對優渥的條件不為所動而拒絕。

第二天,白羅起床後發現列車被大雪困住,而從一臉愁容的鮑克先生口中得知,昨晚列車上發生了一起兇殺案,被害者就是曾向他尋求幫助的雷切特。調查後發現,白羅得知雷切特原名為卡賽第,是一個綁架集團的成員。在一次綁架案得手贖金後把綁架對象(一位上校的小女兒戴西)殘忍的殺害,小女孩的父母阿姆斯壯夫婦因無法承受這個打擊雙雙自殺,而保姆也因失職自責自殺,但這位綁架案的主犯之一卡賽第(就是雷切特先生)卻依靠大量金錢與不完善法律上脫罪。

白羅展開調查後,排除外來犯案的可能,把目標鎖定在臥鋪車廂上的12位旅客身上,並在他們身上都發現了種種疑點,這些疑點都聯繫著多年前發生與卡賽第有關的綁架案,而明白了案情的由來。 
多年後,受害者的12位家屬聯合起來向雷切特討還血債,讓兇手得到應得的下場,一場未被社會宣判的死刑。
 
整篇故事的精彩是環繞在偵探白羅對掌握密室殺人線索的邏輯性與詰問12位乘客錯綜複雜的證言之後與所發現證據所巧妙引導的連結性,與最後答案出人意表且大呼過癮的推理結果。
 

而將這麼著名的推理劇本進行改編,喜愛阿嘉莎作品的人難免會拿來與小說或電影比較,不過三谷幸喜仍將這個作品改編成具有個人風格但卻又不失原味的日劇,讓觀眾在第一與第二夜共約四個多小時的時間裡,享受了一場精采的推理與扣人心弦的動人故事。
 

「東方快車謀殺案」(オリエント急行殺人事件)之第一夜

劇本來到了昭和時期,在名為「特急東洋」的列車在由下關返回東京的旅程上,發生了命案, 而在車上的偵探主角名為勝呂武尊接受同車的鐵道部官員的委託,逐一詰問後犯人鎖定車廂包含列車服務員的13人。
 

與原著相同的第一夜,三谷幸喜除了讓我們印證劇中的各個選角與原著電影中的趣味性以外,也賦予每一位角色更為鮮明的個性,不讓劇中的偵探角色專美於前。同時觀眾除了沉溺在精彩萬分的本格推理劇以外,而眼睛與心更讓如野村萬齋、松島菜菜子、二宮和也、杏、玉木宏、澤村一樹等豪華無比的卡司陣容給深深地吸引著。
 

「東方快車謀殺案」(オリエント急行殺人事件)之第二夜

接續第一夜,從這開始的劇情則為三谷幸喜的全新創作,由犯人的視角來敘述整個東方快車上犯案的開始、復仇籌畫的過程,最終再接回推論的結果。
 

三谷幸喜將一個幾近完美犯案的復仇殺人案,注入了每個角色起承轉合的複雜情感,每一個平和的靈魂底下怎麼受到事件的影響、牽涉,因善與惡而起的掙扎與矛盾,讓故事有更深層豐富的情感,而在看似抽絲剝繭的嚴肅過程之中,卻又加入了些小趣味,常常讓觀眾隨著劇情在這一秒熱淚盈眶之時,下一秒又破涕為笑。

或許這就是三谷式的戲劇魅力吧!

總是可以將觀眾的情緒帶到適時的地方,深深地揪住之後然後釋放,詼諧之中的反差感動,往往是最深得人心,而三谷幸喜也更以這部「東方快車謀殺案」(オリエント急行殺人事件)證明,即使是看似冰冷的懸疑推理劇也無法抑制三谷式的幽默溫暖對應解答。 

圖片出處 / IMDB , Yahoo jp , fujitv

tag /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3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擁有回憶是一件幸福的事
醒來的時候,我所搭乘的206路京都市巴士正好抵達了我要下車的千本中立.站,我很快地從巴士後方較高的座位區走到駕駛座旁的收費機器,放入一張千元紙鈔,.啦.啦地掉出了硬幣,把所找的七百七十元硬幣取走後下車。「請小心階梯。」司機用職業性的聲調說完車門便關上,然後巴士駛離。我還站在下車的原地,精神還有些恍忽。我到底睡了多久呢?我感覺作了一個好長又奇怪的夢,一個印象深刻、就像是真實發生的夢。我不明白為什麼會作著這樣的夢呢?為什麼爸爸(夢中自稱是我的爸爸的中年男子)又會出現在夢中呢?沒有答案。 接著奇怪的事還沒有停止發生。 就在我走路回租屋處的路上,經過商店街,在前方占卜店前有一個白髮蒼蒼、白鬍髭、身材纖瘦、手裡拿著一把枴杖、駝背、身上穿著不合時宜的服裝(一時之間也說不上來哪裡產生了不協調),目測年約七、八十歲代的老人。老人坐在一張紅色廉價塑膠椅子,和剛才在巴士上作的夢的房間中相同款式的椅子。帶著微笑注視著我。我從未見過老人,畢竟是每天必經的商店街,因此可以非常肯定我們從來沒見過面。而且老人的樣貌和穿著是屬於那種無論是誰,只要見過一次就不會忘的類型。我禮貌性地向老人點頭,嘴上勉強裝上(當時一點都不想裝上)笑容,便經過老人的身邊。「你—終—於—醒—啦—?」老人突然在我背後用緩慢的聲音對著我說。接著成群的烏鴉飛過我的上頭,集體震翅啪發出噠啪噠的聲音,還有啊啊的叫聲。此刻我瞬間發麻(由背脊往上直衝到後腦勺)、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冒出冷汗。我加快腳步穿過商店街,回到租屋處迅速地拿出鑰匙將門打開,衝入屋內再將門關上、上鎖。我背靠著門,癱軟地坐在門前。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還在夢裡沒有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