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戲劇】默劇・壬生狂言


文_今餓

「壬生」是舊時平安京(註1)左京區一條南北向的道路,現在指的則是京都市中京區的一個區域。這個地方以三者聞名:壬生屯所、壬生寺,以及壬生狂言。壬生屯所是幕末新選組的發跡地,例如近藤勇、土方歲三等有名的組員,都曾在這裡駐紮過,附近的壬生寺裡也有祭奉新選組隊士的墓塔。而隸屬於日本律宗的壬生寺,歷來以厄除、開運集結許多的信徒;這次介紹的壬生狂言,即是在壬生寺境內的戶外舞台上演出,是京都三大狂言之一的無形民俗文化財(註2)。

全名為「壬生大念佛狂言」的壬生狂言,自古以來是深受京都市民愛戴的劇碼,每年有三次的公開演出,分別在二月上旬的節分前後,春季從4月29日至5月5日止,以及秋季10月的體育之日開始共3天;其中以春季為期一個禮拜的出演最長。


回溯壬生狂言的歷史,讓我們從中世紀的円覺上人說起吧。距今七百多年前的鐮倉幕府時代,有許多的信眾紛紛來到壬生寺聽上人講解佛法,據說當時曾多達數十萬人,円覺上人因此有了「十萬上人」的稱號。

正安二年(西元1300),円覺上人在壬生寺舉辦「大念佛會」法會,在沒有擴音系統和音響設備的十四世紀,為了讓即使站在後方的信徒都能確實理解講述的佛法,上人運用大量簡單易懂的肢體動作,闡述經文中的佛理。後來這樣將言語用五體傳達的方式,被視為無言劇的開端。

進入江戶時代,壬生狂言不再只是宗教性的戲劇了,取材多了能樂、物語等等的元素,成為庶民大眾生活中的娛樂。即使性質漸漸與來時路有不同的發展,但內容依然有許多勸善懲惡、因果報應的說理,最初的宗教意味淡化,卻沒有因此消逝。 
 

其實,狂言是相對載歌載舞戲劇的藝能,是一種以台詞與動作說故事的日本傳統戲曲;但像壬生狂言這種例外的無言劇也是有的。與一般狂言不同的是,隨著鐘、太鼓、笛子的伴奏進行,舞台上每個戴著面具的表演者,一個頓足、一下晃腦、一回的轉身、一道手指劃過的軌跡,將假面下的表情,扎扎實實的用每一寸肌膚與細胞的縮合表達得恰到好處,不多也不少。

壬生狂言(general)影片

壬生狂言現場有販賣一本小冊子,觀眾在表演開始之前可以翻閱,在了解劇情內容後更能進入默劇的世界。冊子裡載著的30部曲目中,「炮烙割り」(ほうらくわり)是壬生狂言每天公開表演的序曲;也就是說,如果是連續數日的表演,那麼你便會在每天的第一場次看見這齣戲。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天,要開設新市場的老闆,為了希望大家踴躍參與,設置了獎勵制度,第一個設店的店家可以享有免除一切租金的福利。晨曦未明之際,賣太鼓的很早就去市場門口排隊,但等呀等就睡著了。這時賣盤器的也來到市集門口,發現自己不是最早到的人,躊躇之餘,他把手中的盤器跟對方的太鼓交換,想瞞過市場老闆最先到的是「拿著盤器的人」。


賣太鼓的醒來發現太鼓被拿走,而排第一位的自己手中拿的竟是盤器。勃然大怒的他斥責賣盤器的不誠實,兩人因此大吵了一架。

這時市集老闆身當仲裁者,吩咐兩人換回自己的所有物,看誰的商品出色,誰就能贏得獎勵。一來一往的較勁下,盤器賣家總是苟且的度過一個個挑戰,賣太鼓的一怒之下,揚長而去。
 

留下來的盤器賣家獲得免付租金的優惠,興高采烈把盤子一疊疊擺設好。此時,賣太鼓的又折回來市場,盯著一落一落的盤子,一鼓作氣地把它們全都推倒,徹底地摔個粉碎。

故事的最後,太鼓賣家贏得這次的獎勵。 

產經新聞影片・炮烙割 

那碎作煙灰的盤子是真的,它們從搭建在戶外的檯子上向下墜落,壯闊的場景,過癮地讓觀眾紛紛吆喝鼓掌。而烙在一個個盤面上的,是信徒們寫下的家人年齡與性別;二月節分時到壬生寺參拜的他們,祈求著厄除與運開。據說,當盤子破碎,心中的願望就能圓滿實現。


可惜當時沒有到寺院參拜,沒來得及在碟與碟間的縫隙裡,塞進怎麼也理不順的煩惱絲。
觀戲那天下著雨,本該四處飛揚的灰屑都被雨絲挟著沉落在地上了。那時候的我想,幸好下雨了,不然將會吸進多少的塵埃。然後我又想,如果人生一切的複雜,都能像現在這樣,輕盈的隨著灰飄雨落,那該有多好。

生命很多時候不也是如此嗎,像壬生狂言一樣,有聲似無言。 

註1:平安京:位於現今京都市的中心地區。從西元794年至1868年明治天皇遷都東京之前,平安京是日本的京城、首都。
註2:京都三大狂言:壬生狂言、嵯峨大念佛狂言、千本ゑんま堂狂言。前兩者為默劇,後者則是演員戴面具演出的,有台詞的喜劇。
 

圖片出處 / 壬生寺臉書 , 47NEWS , 今餓

tag / 壬生狂言 京都 戲曲 默劇 日本文化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2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我不是在捕捉生活,而是拍我希望的生活。」在京都看 Robert Doisneau 攝影展
走在京都最熱鬧的四条通上,很容易就錯過這棟低調的美術館—何必館 京都現代美術館。卻在整條古意的街道上,被它現正展覽的海報吸引,一幀名為 Kiss by the Hôtel de Ville的經典照片,將巴黎過去的街景,襯在京都的傳統氣息中,宣傳著法國攝影師 ROBERT DOISNEAU 第五度在此的展覽—「ドアノーの愛した街パリ」(DOISNEAU 所愛的巴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