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戲劇】狂想劇場《I'm the man》/ 一場如鏡清澈的自我詰問劇


文_潔西卡

曾經聽過這樣一句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劇場,他集經理、演員、提詞、編劇、換景、包廂侍者、看門人諸職於一身,此外還是觀眾。」

或許如此,舞台劇的劇場表演,總是帶著點生活與立體感的現實投射,比起電影更甚,或許也因為如此,看著「狂想劇場」今年度在花蓮太平洋左岸藝術季應邀演出的《I'm the man》戲劇整排之後,更有深刻的體驗感受。

2009年正式成立的「狂想劇場」,是由導演廖俊凱、製作人曾瑞蘭為主的小型新創劇場,以「創作就是醒著作夢」的核心主軸,提供青年創作的發表空間,讓劇場表演藝術融入生活當中,所推出的作品《賊變》或《寄居》等作品,亦曾榮獲「台新藝術獎」首獎及台北文學獎舞台劇本獎首獎等殊榮。而本次所推出的《I'm the man》,就是由來自馬來西亞的人氣新銳編劇高俊耀,所寫的關於男人三十的小品故事。


《I'm the man》的故事說著三個來自大馬的高中死黨,小時共同暗戀著同學子晴(潘之敏 飾),但隨著大學畢業後阿浩(翁書強 飾)與子東(王辰驊 飾)離鄉前往城市發展,而小康(黃民安 飾演)則在家鄉工作,三人便多年未曾聯繫。而30歲的他們因緣際會再聚首,藉由聚會上的牌局與相聚後的種種衝突,透過懷念、揶揄與挫敗等反應,進而激發出底層關於現實生活中更深層體會的過程。

【三椅一桌的隱喻與聚焦】
 
舞台上從頭至尾沒有過多的華麗裝飾,一開始三位演員與三張椅子巧妙隱喻表現出身分與所遭遇到的大致情境,而隨著改編至希區考克驚悚片《擒凶記》內桃樂絲黛(Doris Day)所唱的搖籃曲《Que Sera, Sera》裡的歌詞片段,「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boy, I asked my fa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handsome, will I be rich?」當此曲從三人聚會的牌桌上唱出時,更讓這場大老二的紙牌遊戲,聚焦成彼此現實生活的隱形角力時間,我也似乎在舞台上清晰的見到與自己身分所對應出的角色投射。 


【女神、夢想與現實 】

成為電視編劇的阿浩說著「愛麗絲不作夢了…」藉以表現造夢的電視編劇,無法盡情書寫想像,身為警察的小康也為金錢問題窘迫無法顧及其他,看似事業成功的子東其實也正面臨家庭緊張的問題。在各自深藏問題之下,卻仍笑談著過往愛戀同學子晴的那段美好,藉由與從不實際出現子晴的互動,來表現那種現實之中曾經的美好夢想,逐漸淡化蒙蔽或深藏的意涵。


【衝突、迷惘後的自我解析】
 
以一句「夢,在結束前,都是真實的」讓三位主角在夢境之間藉由彼此衝突與不滿的發洩,撕開外在形象的包裝,更在看似被形塑完整的表象之中,誠實地面對自己內心的不安、迷惘與那些曾經深藏於心追逐美好想像的勇氣。


雖然《I'm the man》主要設定是悶熱雨季前夕生活在馬來西亞的30歲男性,所面臨到的是屬於30歲世代在外在眼光之下,所面臨刻板形象的期待以及所遭遇的苦悶狀態,去除細微枝節之後所顯露出的本質,是超乎國別、世代、年齡與男女的共通。形塑在我們身上的那種根深蒂固刻板身分的模組,讓我們逐漸忘卻那些曾經擁有無限想像的恣意奔放。


沒有對錯亦不想刻意評論,我想是這齣舞台劇的迷人之處。
故事在透過演員肢體的表述與貼近自我的空間氛圍之中,從內心激盪出屬於自己對於生活的解答與獲得。

《I'm the man》片段
 

圖片出處 / 狂想劇場(攝影:莊坤儒)

tag / 狂想劇場 i am the man 高俊耀 潘之敏 翁書強 黃民安 舞台劇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後多元家庭的搶精大戰?!—動見体《想像的孩子》
動見体劇團 M.O.V.E. Theatre 2015 presents 王靖惇家庭三部曲最終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