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情人共業】Ferment Store 蔣雅文・朱經雄(下)

一起戀愛,一起工作,這就是生活

在戀愛的關係下,一起工作又是怎麼樣的呢?經雄直呼「喔,我的老婆怎麼那麼好」,在旁人都跟不上的跳躍思想下,只放心讓雅文插手他的節奏,長遠計畫裡的細節,也是在雅文一點一滴檢視下有了縝密的結構。而雅文則想到以前一個人在心地のkōgōsei 工作時遇到的許多不順遂,讓她在這條路走得越來越沮喪,而現在有了經雄,「有他在幫我擋了很多,讓我可以活在這邊,不至於越來越脆弱。」再浪漫也不過就是互相拯救彼此的不足而感到完整的時候。
 

Ferment 是發酵,一個要兩人在一起才會碰撞出火花的化學作用。事業一如感情般細水長流的經營,兩人都想讓它有更完整的樣子,但並非是分店那般一模一樣連鎖型態,而是用理念的種子在各個層面發芽起來,可能是咖啡店、可能是花店。

像是經雄認識一些做西裝的老師傅,他們的工匠都很好,但現在卻隨著時代凋零,因此很想把他們帶起來,提供一個接觸到年輕客人的機會,也期望將國外逛逛街就訂製西裝的生活風氣,在店內透過與師傅面對面感受的方式傳遞。


現在主要以 Barrel、Bean 和 Milk 三個支線讓兩人有不同的發揮,Barrel 主要是經雄擅長的男裝,著重在設計感的服飾和展覽等的規劃;雅文負責的 Milk,除了兩人的繪畫創作也期望與更多藝術家合作,以 T恤做為畫布讓絹印施展圖樣;而 Bean 這支線的想法很特別,要由兩人來共同打造情侶裝,不是要穿的一樣,而是讓穿起來的兩人在一起很協調,透過這個支線和大家來一同經營感情。「因為今天是我和他在一起,才會想到有情侶服這件事情,所以只要我繼續推出就代表我和他感情都很好。」雅文有一點調皮下了這個結論,把產品帶入感情,工作起來就不只是工作那麼空虛。

我們看到的是小小一家店,但雅文與經雄兩人的想望卻超越了店的形式,而是透過品牌,將理念傳達的更廣更遠,在三個支線下,兩人時而獨立時而合作,各自的施展又相互彌補,雖然會比較忙,但經雄說是「感情維繫工作,工作維繫感情。」


理解像是在照鏡,在氣也都是知己

了解經雄的倔強、滿口歪理和強迫症、那些在一般情侶會爭吵得要命的缺點,對雅文來說是罵不下去的,因為理解經雄的這些都是鏡子映照出來的自己,最相像、最親密也最知己,即便氣對方時都會超氣,但從來不會抹煞對方的獨特和無可取代的特性。

雅文說:『有人說過談戀愛要找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才能互補,但我覺得不一定,因為不一樣的話就無法理解,理解不了就很難包容。』如果說是因為上帝將一塊泥巴分成兩半,人才要在戀愛找到失散的另一半才能完整,相愛的兩人應該是一種源自同根的概念,本來就存在著許多相似。


聽完雅文和經雄的婚姻生活後,感受到相處是一個漣漪勾起一個漣漪的,每一滴雨露落下都讓彼此再多了一個交集,爭吵之後更多的還是惺惺相惜。

在經雄理論中,人生和感情都是一個向上攀爬的路程,只能越來越好。結婚是戀愛關係的進階,至此要攜手經營的擴大為家庭,將愛以新的方式延續,減去不安和挫折、加乘了彼此的能力,建立出堅強的後盾和更具實踐力的夢想和未來。  


最後,haveAnice 請兩人寫一張小紙條給對方(內容是在文章公開時對方才會看到)

雅文(左)
“Dear老公:一起那麼久還真沒特別寫過信給你呢~~其實心裡一直很感謝你,雖然我嘴巴總是愛罵愛唸,但請原諒處女座就是不太擅長表達自己,謝謝你一直在我身邊挺我,愛你    From老婆上 ”

經雄(右)
”老婆   我是心安,你是安心 所以,我們一起向上飛吧    老公 “



haveAnice 情人共業系列暫時在雅文和經雄的故事到了尾聲,戀愛是人生的一部分,談得浪漫回歸到生活其實都還是實際的相守,而共業又是將相守昇華成同甘共苦的里程碑,由最相知的兩人在事業體中互相幫助,讓我們看到相愛的另一種表現。


Text_ZiChieh
Photo_EGG
 

圖片出處 / EGG

tag / 情人共業 蔣雅文 朱經雄 ferment store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憂鬱熱帶-「TRAD Philosophy」 2014 A/W Collection “Tristes Tropiques”發表
TRAD Philosophy 本季以 “Tristes Tropiques – 憂鬱的熱帶” 為名,進行了一系列包含拼接、撞色卻又帶有古典風味的設計。先來看看設計師「社長」GONZA 怎麼看待本季他的作品。--憂鬱的熱帶,服裝對自己來說,一直都是不斷的出走,逃開一段自己不想要的外表,遁入另外一種型態的打扮,也許是一種文明的妝點,點綴我們時時刻刻的面具,在熱帶城市中,企盼自己是那樣子的不一樣,比別人多一分文化,區隔野性低俗等字眼,高尚一些。 靈感來自於,我大學時代很喜歡的一本書,也是修讀結構主義中很重要的讀本,憂鬱的熱帶,說穿了台北很小,大家在這個叢林裡面自顧自的玩耍,有時候扮家家酒,有時候大家來點小確幸,彷彿忘記了,每個文明文化的背後,深層的含義,不論是食物、書寫、音樂、甚至服裝都有一個符號一個解讀,只是現代人太過快速,太過消費至上,究竟有沒有重新再去思考這些問題,於是太過度以都市人的自居,不再著眼於那些很自然就在面前的事情。 一件服裝的製成,或許就是這樣的吧!有沒有想過是一個個看似每個環節都不能出錯的精工呢?不能出錯的色線,色紗與色紗的結合,老師傅們日以繼夜沒有停過的車台,扛著布料看似粗鄙的搬運工,不斷在棉絮當中打滾的裁剪師傅,彎腰打板駝背的阿姨,他們或許在你眼中只是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也可能不是那麼都市,但因為他們,我們可以很驕傲的都市化,憂鬱的熱帶? 台灣太小卻又太自由,自由到你可以選擇任何你想要的,從眼睛張開,到閉上,也因為可以恣意的選擇,所以我們被強迫的選擇,變成那樣的人,變成那樣的造型,更多時候還沒來得及經過自己的腦袋,你已經先選擇了,跟風了,本季一些的拼接,以及卡在那邊的色階,不上不下,像台灣一樣,有點潮濕,有點悶熱,夏季的雨下不下來,轉眼冬天就要來了,更多的傷心,更多的憂鬱,更多的熱帶。獻給我自己The Last .--筆者亦從事服裝產業,對社長這段文字深有所感。速食文化帶來了便利,但也降低了人們生活的感知能力,人們漸漸習慣不去欣賞、琢磨平常所吃、所穿、所用的東西,彷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快速時尚讓「穿著入時」這件事不再遙不可及,能夠用非常低廉的價格就讓流行上身。而購入的這件衣服,在若干年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會不會繼續被穿著,大概就不會是消費者關心的了,「反正便宜嘛!」速食文化、快速時尚,我總覺得缺少了一份人味。一個 collection,傳達設計師的意念,是設計師與顧客的對話,也是設計師與自己的對話。為什麼要用上這些元素,為什麼形象要這樣呈現,為什麼這件襯衫是跟那件外套搭在一塊兒。當你拿起一件衣服,發現每一條筆直的車線針針紮實,把布料拉出些許皺紋,而衣領、口袋、腰身、下襬的配置無不恰到好處時,你會發現這一件衣服是有溫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