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情人共業】Ferment Store 蔣雅文・朱經雄(上)


蔣雅文與朱經雄,曾經都以獨立的姿態在服飾產業耕耘許久,眼光和風格也逐漸走向最屬於自己的模樣。去年底,兩人在宣布結婚喜訊的同時也宣傳了成立 Ferment Store 的募資計劃,將生命中的兩大重心-家庭與事業交付與重要的彼此共同經營。在新店已經落成並逐步實踐計劃的時候, haveAnice 邀請雅文與經雄跟我們談談兩人的事業以及愛情的歷程,在情人共業的企劃裡提供大家一個不同的面向來看看在愛情中共度事業的關係。


在服飾路上的蛻變與累積

經雄自小就在媽媽的時尚之下耳濡目染,對打理自己經營得相當早,從國中三年級購買的第一件精品開始,就踏入了熱愛服飾的世界,嘗試過暴走滑板族等各種風格,一路琢磨出自己獨有的品味,將男性服裝傳統的實用性與機能性重新詮釋,創立了男裝品牌 TRAD Philosophy


相對於經雄,雅文則是壓抑到一個極限之後才開始想打扮自己,小時候對打扮的觀念跟著媽媽是簡單就好,沒有太多慾望的樸質,也因此舒服和耐穿的價值觀好像就也深植在自己的品牌理念中。但同時也覺得自己成長中少了審美的養分,雅文說她不曾著迷或模仿國外雜誌、一直以來走的都是一種很個人的風格,會被外人說是歐巴桑的那種(笑),現在能和經雄一起工作,也算是把時尚的眼光這塊彌補起來了。

每個階段,穿著風格如實地反映著自己的內心和取向,而品牌之於設計師何嘗不是如此。進入服飾產業是雅文剛到台灣的時候,畫布般地對著T-shirt繪畫是那時轉換自己的一種方式,隨著叛逆的、盡力想展現自己性格的時期度過,因為一場大病而享有一段修養生活,穿著隨心境轉為素色棉麻質地,創作遂也來到比較平和的述說。現在,有了另一半和家庭的她,衣服則是再多了一點進取,帶入更多的設計感。



在一起只不過是牽起手來也不用多說的默契

追蹤雅文有一段時日的人,都可以感覺得出她的獨立和韌性,所以在臉書上看到結婚這消息著實讓人有點吃驚,但也非常安心,她的公開肯定是這段感情讓她不必守著堅強而獨立,抵抗生活的韌性也能澆上愛情雨露且傾訴細細的軟語。

是怎麼開始的呢?在同樣的圈子很難不知道彼此,而說到在一起,經雄一方表示是雅文主動的,而這個主動的定義也只不過是臉書上誰先敲了誰這樣,雅文就這樣毫無設防的成了倒追經雄的一方,就此掉入了往後經雄向外人引述的驕傲,「他那時候心裡的OS一定是:她敲我!她一定是對我有意思!」雅文戲謔似地說明內心小小的抗議。


在『雅文倒追』的對話視窗裡,經雄提供她送外公禮物的建議 - 紳士禮帽,讓兩人相約在誠品文學書區前見面,翻著書遮掩還是不太多話的氣氛,第一次的面交兼約會,場景設計得讓兩人都有個優雅(雅文說是裝模作樣)的出場。往後一次次的交談,兩個靈魂沿著相似的願景和理想走得越來越貼近彼此,在一起只不過是牽起手來也不用多說的默契。



共業是默契與理念相投的情感發酵

從結婚到開店,乍看是突然又不按牌理出牌的決定,其實是契合地越來越靠近之下的必然。仍是朋友時,兩人就曾聊到假如有機會開店會開什麼樣的店,「他說一定要有一棟透天,不一定在鬧區,要面對一大片風景,一樓賣花(他很喜歡花),二樓賣雜貨和自己設計的東西,三樓睡覺。那時候就覺很欣賞,因為我自己也是喜歡這樣生活的人。」雅文說。是味道,彼此被對方的氣味吸引了、迷住了,氣味相投,我們從來很難言傳什麼是愛或喜歡,但這樣的感覺留在心裡卻甚是具體。


臉書的結婚宣言中,看到經雄那句:「我們一起開一家店好嗎?你之前的能力不足,那是因為我還沒出現啊~」這句話的份量直搗心房,婚姻除了是託付生活也給了雅文信心來開啟事業,當所有的一切都由兩人共同面對,心裡對未來的盼望都變得不太困難。


結婚如一個加乘的公式,催化更多心中期待的可能性發生。選在遠離大街的人潮和繁華,座落小巷的寧靜和自度,Ferment Store 是兩人關係的醞釀再發酵。



text_ZiChieh
photo_EGG

圖片出處 / EGG

tag / 情人共業 蔣雅文 朱經雄 ferment store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憂鬱熱帶-「TRAD Philosophy」 2014 A/W Collection “Tristes Tropiques”發表
TRAD Philosophy 本季以 “Tristes Tropiques – 憂鬱的熱帶” 為名,進行了一系列包含拼接、撞色卻又帶有古典風味的設計。先來看看設計師「社長」GONZA 怎麼看待本季他的作品。--憂鬱的熱帶,服裝對自己來說,一直都是不斷的出走,逃開一段自己不想要的外表,遁入另外一種型態的打扮,也許是一種文明的妝點,點綴我們時時刻刻的面具,在熱帶城市中,企盼自己是那樣子的不一樣,比別人多一分文化,區隔野性低俗等字眼,高尚一些。 靈感來自於,我大學時代很喜歡的一本書,也是修讀結構主義中很重要的讀本,憂鬱的熱帶,說穿了台北很小,大家在這個叢林裡面自顧自的玩耍,有時候扮家家酒,有時候大家來點小確幸,彷彿忘記了,每個文明文化的背後,深層的含義,不論是食物、書寫、音樂、甚至服裝都有一個符號一個解讀,只是現代人太過快速,太過消費至上,究竟有沒有重新再去思考這些問題,於是太過度以都市人的自居,不再著眼於那些很自然就在面前的事情。 一件服裝的製成,或許就是這樣的吧!有沒有想過是一個個看似每個環節都不能出錯的精工呢?不能出錯的色線,色紗與色紗的結合,老師傅們日以繼夜沒有停過的車台,扛著布料看似粗鄙的搬運工,不斷在棉絮當中打滾的裁剪師傅,彎腰打板駝背的阿姨,他們或許在你眼中只是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也可能不是那麼都市,但因為他們,我們可以很驕傲的都市化,憂鬱的熱帶? 台灣太小卻又太自由,自由到你可以選擇任何你想要的,從眼睛張開,到閉上,也因為可以恣意的選擇,所以我們被強迫的選擇,變成那樣的人,變成那樣的造型,更多時候還沒來得及經過自己的腦袋,你已經先選擇了,跟風了,本季一些的拼接,以及卡在那邊的色階,不上不下,像台灣一樣,有點潮濕,有點悶熱,夏季的雨下不下來,轉眼冬天就要來了,更多的傷心,更多的憂鬱,更多的熱帶。獻給我自己The Last .--筆者亦從事服裝產業,對社長這段文字深有所感。速食文化帶來了便利,但也降低了人們生活的感知能力,人們漸漸習慣不去欣賞、琢磨平常所吃、所穿、所用的東西,彷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快速時尚讓「穿著入時」這件事不再遙不可及,能夠用非常低廉的價格就讓流行上身。而購入的這件衣服,在若干年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會不會繼續被穿著,大概就不會是消費者關心的了,「反正便宜嘛!」速食文化、快速時尚,我總覺得缺少了一份人味。一個 collection,傳達設計師的意念,是設計師與顧客的對話,也是設計師與自己的對話。為什麼要用上這些元素,為什麼形象要這樣呈現,為什麼這件襯衫是跟那件外套搭在一塊兒。當你拿起一件衣服,發現每一條筆直的車線針針紮實,把布料拉出些許皺紋,而衣領、口袋、腰身、下襬的配置無不恰到好處時,你會發現這一件衣服是有溫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