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展覽】新井卓攝影展 — 關於銀版、光源與你的相遇

文 / 費雯麗

走近作品,頭上那顆自天花板垂掉下來的小燈泡,就會瞬間發亮,照亮你的視野,在新井卓攝影展《Bright was the Morning — ある明るい朝に》中一盞一盞,一明一滅著,每一次的點亮,都是一場你與照片的光之相遇。

新井卓出生於1978年,大學時原本就讀基督教大學,但本著對攝影的興趣,中途退學轉至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學習攝影。他在2016年時以攝影集《MONUMENTS》,拿下了日本攝影界的重要獎項木村伊兵衛賞,這本攝影集表現出他對核安問題的關切,自2010年開始,他持續拍攝著受到輻射污染侵害的日本漁船「第五福龍丸」船員與船骸,同時也記錄著福島、廣島、長崎等受到核災波及的地區。而新井卓作品最重要的特色在於,他是使用古典的「銀版攝影」技法來創作。
所謂的銀版攝影,在1839年由法國畫家達蓋爾(Louis-Jacques-Mandé Daguerre)發明。以超級簡單的方式來說明,就是被拿來當成「底片」的銅板上,有一層碘化銀,碘化銀接觸到光線後,會還原成不同密度的金屬銀,在這深淺變化之間,就記錄下了成相的形狀,接著再利用化學藥劑進行顯影、定影的過程,水洗晾乾後,就完成了一幅銀版寫真。
形成的寫真畫質清晰、難以複製,看起來就像鏡子一樣,不過成本高昂,加上曝光必須花很長的一段時間,漸漸被其他更方便的拍攝手法所取代。對新井卓而言,使用這種拍攝方式,並非是特立獨行想走走懷舊復古風,而是銀版攝影可靠的本質——保存時間久又不易受損、低複製性與傳達的直接程度(正相),照片本身不只影像,還有鎖住了當下時間、空間的力道與成相時的物質生成。於情於理,都令人著迷。

在2016年時被選作木村伊兵衛獎得主後,新井卓成了日本攝影界的新寵兒,關於銀版攝影的運用,也引起一陣復古技法的討論話題,横浜市民ギャラリーあざみ野(橫濱市民Gallery AZAMI野)於今年初所舉辦的新井卓作品展,卻以一種沉著卻不失細膩的姿態,呈現照片的魅力與攝影師本人的孜孜不倦。

剛進到展間,恐怕會覺得光線昏暗,不過走到每幅作品面前時,頭頂上的燈泡就會亮起來,成為只屬於你的燈泡,只屬於你與作品之間的小光源。這個互動設計,不只增加了趣味性,也是因為銀版寫真就像鏡子一般,得要足夠的光源、適當的角度才能看得清楚,而在審視作品時,你也被映照在其中,作品與觀看者之間的關係,在心境上與視覺上,都營造出一種層層相疊的關係。
觀者與作品之間,營造出開放卻專一的空間,而在「明日的歷史」為主題的展間中,又有另一種運用。
記錄下居住在廣島、南相馬的10代少男少女的人像攝影,上方的燈泡會一個接一個地亮起來,每當亮起的同時,展間裡便會播放該被攝者的訪談,進而更了解照片背後的故事。但不只如此,由於銀版寫真必須要花相當長的時間進行曝光,新井卓要求拍攝時,他會和這些男孩女孩們聊天,原本僵硬或者不甘願的表情,也會在談天說笑之中漸漸軟化,雖然錄音中聽到的只有被攝者的聲音,但背後體現的,還有新井卓作為拍攝者所下的苦工。
銀版攝影的「麻煩」程度,在文章前幾段僅略觸一二,展覽裡的「每日的銀版寫真」系列,則是集結了新井卓每天的隨拍寫真,當然,也都是使用銀版攝影,內容記錄下日常生活中的風景,平凡無奇的物品。在這個數位相機發達的年代,如果你是底片愛好者,除了會被覺得很復古之外,另一個就會被認為很敢花錢吧(事實上也是很燒錢的),甚至有時候心情所至地隨意拍攝,還會被覺得很「浪費」,畢竟使用的並非不滿意就能輕易刪掉的記憶體,而是一張張都彌足珍貴的底片。但用底片攝影,教會我們的是對於所見事物的尊重,以及必須珍惜每一次的快門機會。而更耗資、更繁複的銀版寫真,更是如此,「每日的銀版寫真」系列在長廊上排上兩行,一張一張都是攝影師的生活寫照,也是面對攝影的珍視。

新井卓讓古典的銀版攝影再度成為鎂光燈焦點,在日本攝影界中吹起一股懷舊風,雖然一般人要使用銀版攝影法,的確還是有相當難度,但他所傳達的那一份珍惜每次按快門瞬間,以及運用各種表現方式來訴說故事的積極心情,必然會讓攝影狂熱者們,感受一股創作興致的激盪。

更多新井卓的作品請見官方網站

圖片出處 / 費雯麗 自行拍攝 , 横浜市民ギャラリーあざみ野

tag / 日本 展覽 攝影 新井卓 銀版攝影 費雯麗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旅行】給自己一場航行 悠閒的旅遊步調
文_費雯麗來日本之後,我發現現在比起搭飛機,我似乎更喜歡坐船。 過去,飛機令人嚮往,它拎著你和行李,輕巧而迅速地到達遠方,喜歡坐走道還是坐窗?雖然得忍受上廁所時的不便,但打開窗子就像浮在雲端,軟綿綿清亮亮(但後來發現另一個浮在雲端的方式是登山,好像就比較沒那樣特別了),世界變得小巧可愛,原來神的視角是這樣的景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