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專訪】FREITAG in cycle!!!


我們約在一個 Montag(德語:星期一)與 FREITAG(星期五)的創辦兄弟之一的Markus Freitag,在位於富錦街的富錦風浪 Fujin Swell 見面。Markus 身著自家 F-abric 系列的鐵灰色襯衫與黑色牛仔褲,一派輕鬆地將左腳踝枕在右膝上;他的悠哉與隨性反折起來的褲腳讓人以為,今天或許就是個可以穿牛仔褲上班的美好星期五。


距上次來台已有一年時間,Markus 本次抵台的前一站是在香港舉行的 DESIGN TALK。「香港有好多摩天大廈;」Markus 用雙手比劃著:「感覺比台北忙碌許多。」不過他身上倒是沒半點香港的城市喧囂:「我跟家人這次要在台灣待上兩個禮拜,環島一圈!」


而最近忙著到處轉的不只有這位活力十足的 FREITAG 創辦人,還有一台跑遍歐洲的卡車「I Love Truck Machine」,它是2015年「DESIGN-A-TRUCK CONTEST」獲獎作品。Markus 說,FREITAG 包包都是退役卡車帆布製成的,然而近年來歐洲的卡車帆布卻逐漸失去生命力;DESIGN-A-TRUCK 的舉辦讓 FREITAG 在全球收到了650餘張充滿張力的作品。「我們收到好多超棒的設計,只選一個贏家實在困難!」這張披著冠軍作品的卡車現正在歐陸驕傲奔馳,將一路跑到2020年。(這裡可線上查看卡車目前位置)


除了為品牌注入新活力,FREITAG 也始終沒忘記它的初衷。Markus 伸出右手手指,順時針劃出一個又一個圈:「我們說的『upcycle』就是賦予廢棄材料新生命,像我們由卡車帆布、腳踏車內胎與安全帶做成包包。至於 FREITAG 原創的布料 F-ABRIC 與新的 F-ABRIC DENIM 更是我們一手包辦開發製造 – 用這些布料做成的衣服、褲子都可以被環境完全分解,不造成環境一點負擔,也達成我們想要的『cycle』。」


Markus 扯扯襯衫領子,又順了順身上立挺的牛仔褲:「F-ABRIC 真是我們心血結晶。除了環保,這布料的性子也挺倔將的。你知道,我們無法像其他的設計師,先畫設計圖、再挑布料;我們的步驟是反過來的:看 F-ABRIC 能如何利用 – 也就是看它願不願意配合我們的想法 – 再來決定剪裁與設計。」

真是以布為天。F-ABRIC DENIM 也是嗎?
「是的,F-ABRIC 與 F-ABRIC DENIM 的原料是一樣的,不同在剪裁。F-ABRIC DENIM 重量比傳統牛仔布輕上許多,穿起來舒服又立挺,我自己穿的這件就是。不過無論哪一種,最難找到的卻是對的『線』。」

是說縫線嗎?
「對,要找到夠強韌、又能自然分解的線真的很難。」


啊,說到自然分解,那麼金屬做的釦子怎麼辦?
「我們的釦子是可以轉下來的!」他興奮地指著自己的褲頭:「褲子要退休時,把釦子轉下來 – 然後裝在你的下一條 F-ABRIC DENIM 上。釦子上還可以刻字呢!」

刻字是為了釦子不被拿錯或偷走嗎?
Markus大笑:「這我沒想過,不過倒也沒錯!」語畢伸手抓起桌上一個藍白相間的托特包:「除了身上的行頭,還得特別介紹這位 – F262。我們都戲稱它 the simple bag。」


看來是挺 simple 的,但既然特別介紹,定有玄妙之處吧?
他神秘兮兮地從背包後拉出第三條「提袋」:「這可是專為腳踏車人設計的。平常背托特包,騎腳踏車時總會不斷掉到前方卡到吧?這樣(只見他反手一背),變成後背背包就解決了,是不是很『bikable』?平常還能將鑰匙串在上頭放在包包裡,就不會撈不到了。」


將「the simple, bikable bag」珍惜地折好放回桌上,我們照例請Markus給我們一句「haveAnice」:「Have a nice life in a way that the generations after you have a nice FREITAG too.


如果你也想要像 Markus 與全球 FREITAG 粉絲一樣享受生活,並讓我們之後的世代同樣地haveAnice life,別忘了到 FREITAG POP UP STORE Taipei 逛逛吧。



text_Eliz

圖片出處 / teikoukei

tag / freitag markus freitag f-abric fujin swell 富錦風浪 環保 interview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鄒駿昇—收藏滿室老經典,畫成繪本裡的異世界
text / Miki Wei;photo / Ding Dong Lee鄒駿昇(Page Tsou)筆下的世界,經常帶著古樸的色彩、精細的工筆、繁複的紋理,以及老印刷品般歷經時間洗刷的質感。那樣的細膩又非完全的寫實,而是將不同的元素轉化成另一種新的質地。例如他畫頭髮,糾結的樣子也像盤中的義大利麵,又像順著海流搖曳的珊瑚。看似繁複的紋路裡有著某種整齊、理性的規律,以及聯想性;彷彿想要畫出時間的刻痕,總讓人聯想到存在於幻想裡的舊時代。  haveAnice〈自己的時間〉第四回,到Page位在新竹香山的家,一窺影響他審美品味與創作的陳年收藏。從二樓兩座四面開放的玻璃展示櫃做為起點,各式老玩具車、磅秤、打字機、動物標本...,隔著一層玻璃的厚度,彷彿可以看見入圍波隆那插畫展《勇敢的小錫兵》和《軌跡》— 兩件作品的痕跡:「在畫火車的時候,會參考玩具上印的字體、顏色、質地等細節。我喜歡老玩具的那種樸拙的味道,玩具設計也有它的邏輯和美感在,而且做工沒有做到過頭的細,因為還是有考慮到給孩子玩的實用性,那是我喜歡的調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