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台灣特集】鏨工房-火裡來的琺瑯畫作


文/吳強頭

這次在 have A nice POP-UP SHOP 有一席彩色的琺琅器具,吸引不少目光以及好奇。 琺瑯這個材質並不常見,以生活器具之姿呈現令人耳目一新。將琺瑯這門古老的工藝復興,創作出更貼近生活樣貌的是鏨工房,have A nice 這次有機會一訪鏨工房的工作室,來一探這項工藝的嶄新面貌。

在高聳的南港車站大樓附近、嶄新街區的不遠處,有一處由磚瓦屋房、隨興栽種的菜園拼湊成的老社區。鑽研金工創作的鏨工房,從 2003 年開始就座落於此處,找尋的過程中,一不小心就闖進別人家的庭院,也必須得靠左鄰右舍的好心指路,伴著人情溫暖才終於到了鏨工房所座落的一隅天地。


悄悄地打開老房子的大門,老闆呂燕華(JO)向我點了個頭、輕聲招呼,她正與客人包裝著作品,閒聊著生活軼事。

在美國研讀純藝術的呂燕華,希望回到台灣後能開設工房,擁有獨立創作的空間,於是找尋中來到南港玉成街巷內的老社區,一番改造、將工具傢伙搬進來後,立刻開始了敲敲打打的創作生涯。初期她選擇開班教學,分享關於金工的知識與實作,同時間也不斷地悠游於各式各樣的金工素材之間,鑽研實驗性的創作,而琺瑯便是激發她熱情的媒材之一。

「琺瑯的變化很多,可以不斷地挑戰它的極限。」


古老琺瑯多作為制式化的花器,然而現代的琺瑯作品包圍了生活中的各種面向,除了花器之外,茶器、香器與書器皆各有千秋與內含的萬種變化。不管是燒製的溫度、時間、琺瑯粉覆蓋的厚度、不同形狀的素材拼貼其上燒製,或是最終結合布條製作的器蓋等等,在琺瑯的身上看見實驗性的美學如何體現,呂燕華形容,她是用「火」在畫畫。


環顧工作室內豐沛的實驗性素材與手作能量,呂燕華卻話鋒一轉:「我沒有花太多時間在工作室裡」。製作琺瑯作品的過程繁瑣,大量依賴手工,呂燕華說一週當中只有三天會待在工作室裡,可能花上一整天上粉、燒製成品、沖洗、晾乾,其他時間她學茶道、學太極拳,甚至造了一艘獨木舟,和同好一起沿著淡水河划行。

採訪這天是留給工作的星期二,我們由呂燕華帶領,一同領受以火為畫筆燒製而成的琺瑯之美。

 
首先,在敲打成形後的銅片上膠,以利琺瑯粉黏著。

接著從架上一罐又一罐的琺瑯粉中,挑選腦海中的顏色。

有些琺瑯粉要經過窯燒才會顯色,因此需要各種顏色「燒製」成色票,也成為了工作室一隅鮮豔的裝點。(內心忍不住尖叫:太酷了吧!)

利用「乾粉過篩」的技法,將琺瑯粉覆蓋於銅片上。

完成後便準備進爐燒製,呂燕華笑著說,她連燒製的架台都由自己手作而來,結合了鐵網及日常生活的電鍋蒸盤架,成為了方便的燒製設備。

燒製琺瑯作品時,需在約 800 度高溫的爐灶中熱進熱出。出爐的銅片,白色的琺瑯粉經過高溫燒烤後,呈現了淡淡的藍色與玻璃光滑質感。

第一層色燒好後, 經過酸洗去除氧化物,再燒第二層色, 如此反覆燒製,直到所要的顏色完成為止。最後,經過一道道繁複、精細的手作流程後,我們才看見琺瑯經火作畫後,將呂燕華腦中靈感呈現的美麗創作。


訪問至此,我們看見美感養成與創作靈感可能來自這座南港的老房子、周遭鄰居的古樸,或是呂燕華恣意的生活情趣,但她強調,這腦中的影像其實來自於專研藝術多年打下的根基,絕非天馬行空就能生成創意,也不會刻意擷取生活中的經驗,或者加入討好的台灣意象,反而是藝術實力的基礎與自在的生活節奏,多年累積、內化成創作的深層底蘊,才使得她擁有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如果每天都把我腦中的想法實現,大概永遠忙不完吧」。


許多設計師或許往往先看見「問題」,於是製作解決問題的產品,隨後再添增美感,呂燕華則視「創作」為核心精神,必須先打造出心目中的藝術品,然後再加強它的功能性,並且多虧了一次設計展上的契機,呂燕華決定發展鏨工房的自有品牌,我們才得以看見古老琺瑯轉化成一件件生活中的美麗器具。

圖片出處 / teikoukei

tag / 台灣選物 鏨工房 琺瑯 工藝 zan haveanice pop-up shop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haveAnice... POP-UP SHOP@華山玻璃屋
haveAnice 有質讀誌,是一個關於文化、時尚、生活的網路閱讀資訊網站,我們擁有多方位知識領域的企劃團隊,自創立以來便採用多元的視角和讀者分享生活中的情報,串聯讀者喜歡的資訊觀察員和閱讀內容,讓每個讀者都能依據喜好與需求,收藏成屬於自己的線上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