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台灣特集】鄭惠中布衣工作室-跳越尺度的寬鬆


在Fujin Tree 355,一列棉麻的服飾,輕盈的感覺從寬袖子裡竄出不言而喻,而天然的繽紛色彩,是使用植物酵素讓布料長時間自然加工而成的。來自鄭惠中布衣工作室的設計,有著鄭老師修身的禪意,用一種跳越尺度的寬鬆,來傳達時間的永恆,追求人與服飾之間最和諧的狀態,帶給我們最單純、舒適的衣著體驗,並感受接近生命的感動。

have A nice 也把這樣的感動到華山的 POP-UP SHOP 中,並請鄭惠中老師分享服飾中的故事。來到並列在尋常平房之中、被茂密的樹葉虛掩著的工作室,敞開木門是一座幽心的庭院,見鄭惠中老師身著寬布衣而來,寬厚的聲音襯著他的濃眉大眼,令人由衷的溫暖。喝上一杯剛沏好的茶,不理會時間的行進,飄飄然,在鄭惠中的布衣禪學下領悟受道。


我們好奇鄭惠中為何從在學時期至今都在紡織成衣相關領域發展,且持續深耕甚至走訪台灣原住民部落的契機,他並不直白回答,而是向我們緩緩敘來,歷史與生命中那些我們經常忘卻的脈絡。「台灣的歷史隨著四個時期,分別是荷蘭->明鄭->日據->蔣介石,是在東西方文化不斷交錯背景之下,彷彿三溫暖般地走過,而創造出兼容並蓄層次的文化與歷史。」


「我在原住民的技術中觀察過去的起源,在日本的職人工藝看未來的發展。他們的『簡約』的思考方式,與我的邏輯思考大不相同。」對於文化脈絡情有獨鍾的鄭惠中,以感性融合理性爬梳撥開蘊藏著的美感,暨窺看過去也觀看未來,其中正以原住民和日本最令他震撼。

原住民從原點思考與注重初衷源頭的心意,例如他們使用植物的方式,或許也正影響了鄭惠中採用天然手染,使用植物酵素讓布料長時間自然加工;相對來說日本的技術則有許多進步但繁複細緻的工法,浸淫其中後鄭惠中選擇去刪減或簡化,在這兩者相似卻又不同之間找尋平衡,綜觀再取其肌理,最後便出現了我們現在認識的鄭惠中布衣,於天地間以自在呈現大自然的繽紛。


當我們仍在細細咀嚼前面一番話,鄭惠中話鋒一轉聊起過去除了服裝也研習工業設計,「過去的學習與職業間其實沒有什麼選擇,進到紡織產業後慢慢開始對這方面有興趣,後來才真正選擇這個為一輩子的事業,變成是一個志業後,布衣不再只是職業,更成了生命的態度。」而後則因為很喜歡德國的藝術和建築學校包浩斯,身受其將表演藝術、服裝(布料設計/成衣設計/印花設計)與書籍裝真整合稱為建築概念的影響,融合自身紡織背景,他開啟了尋找機械和手工味道平衡點的旅程。「工業產品少了一個人味,一定要回到手工去找尋人味,唯有進到原住民的部落才能體會,從那裡吸取過去手工的養分。」


於工作室中仔細觀賞一件件服飾,可以發現在服飾不同部分使用了不同的技法,並行應用,看起來簡約但絕對不簡單,真真切切是走過歷史傳統、反省過後的簡約樣貌。鄭惠中笑說,「將台灣的歷史好好體驗過一遍後,清楚的知道在歷史上有哪幾種領子,再去創造領子的樣貌,像是交叉的、圓形等。」


另外談及各種繽紛的顏色,是否有任何想傳達的意義或意境?「任何顏色都可以染色,我就染客人喜歡的顏色。黑灰白是理性上的偏好,感性上沒有偏好。」至於為何喜歡以天然棉麻為材質,完全沒有任何裝飾或者品牌商標,有任何考量?「跟著自然絕對不會有錯。現在90%的產業都依賴石化產業,過於破壞大自然的現況,而我希望平衡,使用不破壞環境的加工和原料。」

而對於未來的發展或者服飾的可能的壽命,鄭惠中的處世哲學相信做衣服就是走一個中道。纖維會一直陪伴他往前走,從單線纖維走到紗再走到布而後到成衣,而衣服或許可以使用得長久,但一如大自然的衰退必會損壞,若是從破的角度來觀看與縫補,也就可以成就一種屬於自己的美感。正如每一件鄭惠中布衣,掛在衣架上乍看下或許平凡無奇,但一旦身著於總會因不同的人氣而展現出不同的韻味。


鄭惠中最後笑著說,「每個職業都有苦,在其中找尋樂趣,這也是生命的課題。把困難當成生活的一部分,就沒有不能超越。任何困難都有辦法解決,苦難中過不去沒有度過,就被淘汰。接受、承受,就成了一個生命態度。」正如他的衣服一般,每一件都是鄭惠中生命態度的展現。


這次在 have A nice POP-UP SHOP 提供了更多不一樣的顏色讓大家做選擇,而在限定店結束後,還是可以到 Fujin Tree 355 選購喔!
 

圖片出處 / teikoukei , fujintree355

tag / 台灣選物 interview 鄭惠中布衣工作室 fujintree355 haveanice pop-up shop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不只是生活風格,更是深掘文化的創意推廣者—村上周
這次是旗下的生活風格選貨店 BRICK & MORTAR 首次到台灣,請村上先生向台灣的朋友自我介紹。 我是畫家,在音樂和時尚的視覺設計上也有涉略,比如專輯封面的製作。一開始因為和朋友「作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們規劃出 life style 的企劃,剛好搭上了日本興起的生活風格潮。在這個大家都追求安心和安全的時代,不論是食物或是生活空間,都受到格外的重視,因此我們成立了「amabro」,一家致力於打造 life style 的公司。推出在研究生活和歷史的軌跡後的原創商品,並在 BRICK & MORTAR 的實體店面展示及販售。 有來過台灣嗎?對台灣的文化有甚麼印象? 在神戶念大學時遇到了台灣來的留學生,這是第一次和外國人接觸,我們的感情還不錯,從他那邊聽到過許多關於台灣的事。後來也因為要找他,來了台北很多次。覺得台灣人對人接物都很柔軟,接受度很高,從歷史上來說,一開始蔣介石來台,接觸到原住民,將不同的文化融合,後來日人來台,台灣人就這樣在各種不同文化的衝擊下,創造出自己的風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