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專訪】一段與單車的短暫飛行 - 張向東


從現實騎進夢想,再從夢想騎回現實

一本花了七年用自行車跨過五大洲的精彩遊記,也是一個年輕創業家張向東與自己對話的啟發之旅;不只看遍世界的美景、體驗人情的溫度、突破身體的極限、更是重新認識那原以為熟悉的陌生自我!

張向東為 700BIKE.COM 聯合創辦人、前 NASDAQ 上市公司久邦數碼聯合創辦人兼總裁;中國城市自行車、騎行文化推動者。其身份及創業過程相當特別,創辦久邦數碼並推動全世界第一家網路公司 NASDAQ 上市,期間有七年陸續在五大洲騎行,2013 年出版簡體版《短暫飛行》,並在去年毅然決然辭掉久邦總裁一職,創立 700 bike 這個品牌,並在半年內正式發表,實際推出 4 台單車。


這次藉由《短暫飛行》繁體中文版在台灣上市的機會,編輯部也與張向東聊聊他對自行車的熱愛和世界所帶給他的深刻。


• 書中描繪了清晰童年與單車的畫面讀來十分深刻動人,是這份情感的延續使你對單車的熱情延續至今,抑或有其他的因素?

有一句歐洲諺語說:如果你想回去童年的美好時光,只需要踩上腳踏車。 童年的記憶,總是最單純的情感縈繞,而自行車就是那樣的載體。 在我的故鄉,自行車的含義還包括了窮人家賴以謀生的工具,父親的權威,成長為少年的標誌,這份情感的延續,當然是我對單車的熱情的由來之一。 當然,自 2007 年開始的長途騎行,也是另外一個理由。


• 愛上自行車讓你學會了愛世界,自行車是如何教會你愛世界的方式?

自行車教會我和世界的相處之道,那就是簡單。

越好的自行車越簡單,生存於這個世界,總以為要複雜的技巧,變色龍般的適應能力,處心積慮的積累……然而,現在才知道,當自己簡單,世界也就簡單,規則也就簡單。 自行車教會我來這個世界最重要的目的,那就是要快樂。曾經以為站在最高處才快樂,名利雙收是快樂,騎自行車在路上,我得到最純粹的快樂,沒有理由的快樂,像一個孩子的笑聲。所謂的財富、名聲,都是一時的,快樂發自內心,不依賴於任何外在的東西,當你有能力得到真正的快樂,什麼都不重要了。  

自行車教會我在這個世界做事情最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找到踏頻。騎行最重要的不是體能,不是毅力,而是找到自己的踏頻。找到踏頻,就是找到自己的節奏。找到了踏頻,再遠的路可以騎到頭,再高的坡也上得去。做事情也是如此,不要學別人如何,最重要是找到適合自己的節奏。


• 書中提到說豐富的自行車世界是由各種不同的養分(國家、個性、工藝)所創造出來的,對於這些因數有甚麼有趣的發現可以和大家分享嗎?

真正意義上的自行車才 100 多年歷史,但它集工業技術和生活美學之大成,在全世界範圍裡得到認同。但它在不同的國家中,有不同的趨向;在不同的文化中,有不同的理解;在不同的造車者手中,有不同的思考。
舉例來說,歐洲的自行車,精緻、設計感更清晰,日本的就致用很多,很生活化。紐西蘭、澳洲,基本都是競技類型的自行車。 看類別,競技類型的自行車在技術等科技進步上不輸於任何行業,生活類自行車卻是各種設計師的靈感集合,手工自行車卻走向工藝品,甚至藝術品的方向。


• 每一台擁有的單車都因為命名而有了更深刻的連結,試說明你與這些單車的關係,單車之於你的人生意義。

在自己生產的自行車之外,我現在有十幾輛自行車,包括死飛、手工自行車、公路、山地等,過程中,也有一些車割愛送了朋友,一般在騎的,都起一個名字。 像第一輛公路車Bianchi 1885,起名〝佩格索斯〞,它是我的第一輛公路,去過最多地方,是沉默無語的好兄弟。我真正決定每年去騎長途,去騎五大洲,就去買了它。它是我的夢,走遍世界的夢。 我有時候再去騎長途,不能帶它,就在出發前的晚上帶它出去騎一圈,表示安慰。

死飛,起名壞蛋。它屬於街頭精神,雖然我騎死飛技術水準很差,但少年時候那種叛逆,和每一個人埋藏心底的〝壞孩子〞情結,和它是一樣的。 我有兩輛 Cherubim,命名為〝月之暗面〞的,是 Pink Floyd 的經典唱片。最近他們剛剛解散了。這輛車我在決定第三次創業時天天騎,它的設計也很有意思,上管是兩根鋼管,以一個優美的弧度直接貫穿為後上叉,就像月亮。變速是兩檔,用腳蹬後踩一下即可,同時它又是倒踩刹車。如果你聽過 Dark side of the moon,就知道“靈感”的意義,那張唱片我聽過幾百遍。

決定造自行車後,我經常騎這輛自行車在景山前街經過,去 700BIKE 最早的辦公室上班,那時候是秋冬兩季,沿著護城河,看得見故宮的城牆,很美。會莫名其妙思考一些詞語本來的意思,比如:靈感、創造、時間、價值等等。 這個習慣我帶到 700BIKE,給產品系列命名,就用這個公司辦公室所在的地方,我們在百花深處胡同工作過,現在美術館後街,所以,有了後街系列、美術館系列、百花系列等。 尊重自己過去的人,會比較認真對待自己的當下。我們的公司很年輕,但正因為如此,才試圖記住自己的過去。


Bianchi 1885:為義大利古老的自行車品牌。張向東取名為此是因為《夜行西飛》的作者白芮兒‧瑪克罕給自己的第一批馬如此命名。佩格索斯也是希臘神話中有一對翅膀的飛馬。
死飛:單車名。
Cherubim :日本製車大師今野真一的傑作,在國際車展上獲得許多獎項。


• 何以開始訂下了以單車旅行五大洲的計畫?有下一階段的旅行規劃嗎?

法國騎行那一次,終點是在尼斯,就在那個時候,我忽然發現,自行車旅行如此適合我。可能每一個人的基因裡真的藏著一個密碼,等待著被啟動,從而找到一生的目標和方向。自行車就是那個密碼吧。 世界太大了,我只能找一個有趣點的方式去探索一二,那天晚上我喝了幾杯酒,忽然就有了一個靈感,自己去定義五大洲五條最美的路線,一一騎過,作為先期的探索,完成之後再做更好玩的計畫。 人生還是需要點儀式感的,先騎五大洲最美路線,就是一個開始的儀式。 我當然有騎行的更多計畫了,旅行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生活組成。

〝經常從熟知的一切中抽身而出,去面對未知事物,這是一種智慧的體現:頭腦藉此保持敏銳;偏見泯滅,幽默滋長〞。——George Santayana 喬治· 桑塔亞那這句話我非常認同。 下一個計畫也很有儀式感,我想騎車去看不同的美術館,逐一探訪每個國家審美的歷史,這個計畫本來應該去年就做了,因為工作原因沒有成行,最晚明年,一定會啟動的。


喬治·桑塔亞那(英語:George Santayana,1863年12月16日-1952年9月26日)。著名西班牙裔美國哲學家、散文家、詩人、小說家。


騎乘本身就是一趟寂寞的旅程,在這趟短暫飛行之中是如何與自己獨處、排解寂寞、甚至有了對自己深刻的瞭解(可從一段印象深刻的旅途經驗做分享)。

為什麼我喜歡一個人,去遙遠的陌生的大陸上騎? 就是因為我希望有一個獨處的時間段,和自己說話。在我的思考方式裡,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平日裡,喪失思考能力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太熱鬧了,太不甘寂寞了。我選擇騎行,就是希望在寂寞的環境裡找到孤獨。 那些時候也會不甘寂寞的,曾經在澳大利亞的旅途中,住在一個破敗的小鎮汽車旅館,風雨很大,我特別希望有人聊上幾句,但連餐館都沒有人,也沒有網路,沒有電話信號,特別抓狂,但當我一個人在屋簷下站著看著無邊無際的山野樹林,想了想關於寂寞的來由,每個人的人生旅程,說到底,是一個人走過的,那些聯絡和內心的圓滿沒有關係。後來,我越來越享受一個人騎行,獨處是非常得益的行為。


• 在自行車旅行了五大洲後,對人與人的關係有甚麼樣的心境轉變,這個部分在生活、工作上有甚麼樣的影響?

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誰不曾與世界為敵,最終我與世界握手言和。

從懂事開始,我的人生理想依次是:小學時候,是成為著名作家,名揚天下(當時作家流行);中學時候,希望走遍世界(叛逆期,其實是想離家遠走);大學畢業,希望改變世界(那時候是互聯網創業開始,每個人都要改變世界)。 世界好像一個敵人,每天都在想打敗它。 騎車恰好在我人生轉捩點上出現,其實我寫了一本小書,但沒有多少人當我是作家;我走過了幾十個國家,但世界哪裡走得完?我有了一個上市公司,但哪裡改變得了世界。 騎車讓我知道一個人是多麼微不足道,世界很大,我們都是世界的一小分子。終其一生,也無非是融入其中。


• 最後,可否分享,是甚麼樣的因素,令你雖在事業上成功,但並非如常人汲汲營營的爭權求富的心境。

首先,我想反問,〝成功〞到底是什麼?財務自由?公司壯大?這些都是相對的。 每一個人的成功定義不同,僅僅是這些,太無聊了,那無非是能力加上運氣的結果。沒什麼意思的。 連巴菲特都說,成功比的是一個人進入房間的時候,屋子裡有多少人發自內心地笑。 非要我有一個成功的概念,我會說是一個人可以〝有永遠的好奇心〞和〝保持熱愛〞,那他的人生就成功。 用這個標準看,我挺成功的,用財務自由和公司壯大來看,我還很不夠成功的。

「我不想白白愛過自行車!」關於《短暫飛行》、關於單車創業的夢想實踐,將於週六(9/19)的新書分享會中,讓張向東將一一與大家分享!

《短暫飛行》新書分享會
作者 :張向東
主持人 :路怡珍
時間 :2015 年 9 月 19 日(六)15 : 00
地點:台北信義誠品 3 樓 Forum
入場:14 : 30 入場,歡迎自由入座


圖片出處 / 行人出版社

tag / 張向東 行人出版社 自行車 短暫飛行 700 bike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8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晴天是好天,雨天就不是嗎?」單車教會我的改變—《短暫飛行》
命運就像一粒塵埃,時而停滯懸浮,時而盪來盪去,只是完全不能自行控制去向。 命運又像一隻螞蟻,在迷宮裡爬行,每遇一個路口,都猶豫難決,不知道每一次選擇的背後,會是什麼不同的結果。 想來,這個真相是多麼讓人絕望。一切都是夢中之夢,還有什麼力量去和命運決鬥。有大概十多年的時間,我有嚴重的偏頭痛。每年有一個多月裡,每天會忽然發作一兩次,每次一個多小時。疼得死去活來,各式各樣的檢查和治療,都不見功效,疼了一個多月,倏忽一下,又完全沒事了。每當一年頭疼季開始,我就膽戰心驚。直到一天,遇見一個很有口碑的中醫。他說:「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但有一點很重要—你要學會接受,接受自己,接受無常。」 教我學會接受的,是騎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