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人物】夢想璞玉的聚集所 代々木公園


文_費雯麗

「這座公園裡面一堆『怪人』」,日本攝影學校的老師如是說。
日本作家小路幸也在《東京公園》裡曾經這樣形容──「這個公園氣氛也很棒,再加上感覺像自家後院,所以在心裡它被認定是理想的公園。」到底這段話是在指哪座公園,已經沒有印象了,但卻私心認為可以套用在代々木公園。這如同自家後院一般,有人唱歌有人野餐有人踢球有人小劇場有人練社團,那一天有些炎熱的午後,我遇見了鈴木先生。


在東京很難跟人四目交接,但一旦對到了眼,好像不說什麼就變得更失禮。當時的我拿著相機,在噴水池前跟鈴木先生四目交接了,一秒、兩秒、三秒,我僵住,他尷尬,接著鈴木先生打破僵局,說了一聲「如果可以的話,請坐下」,於是我就坐在他對面的椅子前。然後他刷起吉他,開始唱歌。
 

沒聽過的旋律,歌詞聽得出一些關鍵字眼,比如夢想比如勇氣比如人生道路,總而言之繼續努力;熱唱了三分鐘後曲畢,我認真地鼓掌,因為真的很好聽。我問他歌名,鈴木先生靦腆一笑,他說這首歌是他做的,歌名還沒決定,我向他坦承歌詞我不是很懂,但光是曲調,我就可以好好地說聲素晴らしい(好美)。他笑得很燦爛。臨走前,我問了他名字,他說他姓鈴木,然後給了我一張名片,說有空歡迎來坐坐。


目測年約40、50歲的鈴木先生,目前在六本木開咖啡店,咖啡店定休日是星期日。有沒有哪家咖啡店還是餐廳那麼free選在假日休假啊?但沒辦法嘛,因為老闆星期天要到代々木公園刷吉他,繼續延續他的愛與夢想人生啊。


Music in his life. Music is his life.

昭和42年開園至今的代々木公園,佔地54公頃,是東京23區第五大的都立公園;包圍著道路的森林公園、田徑場、野外展演空間,過去是陸軍練兵場,戰後曾在此設立美軍宿舍,後來則為東京奧林匹克選手村的周邊公園,鄰接明治神宮,以一片濃郁的森林相連,內含許多噴水池等水景設施,被稱為是被「水」與「綠」嘉惠孕育而生的公園。
 

因為位於原宿 ── 日本的次文化基地,每逢假日,年輕人紛紛聚集,練習舞蹈、音樂,又或者運動,有時在樹林間,還能看到有人高聲朗誦劇本,進行即興的小表演,彷彿佔據兩棵樹,就能有自成一格的小宇宙,無懼旁人的眼光或相機的捕捉;總之這裡就是大家的,也是自己,當然也是鈴木先生的自由之地。
 

是啊,這裡『怪人』超級多,但這裡的開放感和生活氣息,會讓人忍不住會心一笑,然後也跟著想要成為其中的『怪人』成員之一。那樣無拘束、那樣充滿力量,繼續向前並且帶著閃亮亮的自信。
 
做自己,就對了。
 

圖片出處 / 自行攝影

tag / 代代木公園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初學聆聽聲響藝術 — 都普勒浪潮專訪 無限浪潮之洶湧 (3/5)
我對於音樂的品味並沒有很高,對於現場表演也一直都是抱持著戒慎恐懼的狀態,深怕在表演之中得到不清楚模糊的答案與狀態,而錯失了一些東西,但這次的表演卻讓我有了些新的觀點,我著實訝異,聲響藝術並沒有自己想得難以接觸,而是因為自己的過度防衛才使得距離拉得極遠。貼近之後,音樂會進入你的腦中,在你的腦中深植一些東西。「都普勒浪潮是配樂師/製作人許家維的電子化身,不用本名的原因是因為想要做不受工作限制的嘗試。都普勒浪潮對我而言,代表電子科技以及古典聲響的結合、人造以及自然的調和。我本身就是一個矛盾又怪異的人,小學時很喜歡System of a Down,高中喜歡拉赫曼尼諾夫,大學喜歡皮亞佐拉和後搖滾,到了研究所開始聽電子音樂,一路都跟搖滾無緣,⋯⋯對我來說開始都普勒浪潮,其實是一趟自我追尋,一個沒有明確終點與成敗的旅程,只是想在這一波波無邊無際的浪潮裏,盡情探索聲音的無限可能性。」許家維反應很快,問的問題都在眨眼間構思好了回應,迅速地回覆我,並等待我的下一個問題。而他在對於探索音樂的無限可能性之中,讓我感覺到了莫名的親切感。即使物件相同,但仍會因為思想的差異而在感受上有所差別,以下的訪談,分成「實驗與商業」、「現場表演」、「設備與聲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