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不是在捕捉生活,而是拍我希望的生活。」在京都看 Robert Doisneau 攝影展

走在京都最熱鬧的四条通上,很容易就錯過這棟低調的美術館—何必館 京都現代美術館。卻在整條古意的街道上,被它現正展覽的海報吸引,一幀名為 Kiss by the Hôtel de Ville的經典照片,將巴黎過去的街景,襯在京都的傳統氣息中,宣傳著法國攝影師 ROBERT DOISNEAU 第五度在此的展覽—「ドアノーの愛した街パリ」(DOISNEAU 所愛的巴黎)。
左圖中最高建築即為何必館 京都現代美術館;右圖為街上的告示。photo / dingdong 

去看這場展覽不在旅行的計劃之中,而沒有計劃的邂逅正也是旅行的期待。

就像攝影師 ROBERT DOISNEAU ,多數走在街上、或是流連在酒吧裡,拍攝他對生活所期待的風景,每張照片都有一瞬之間所流露出的自然與真摯,他認為「日常生活中的奇妙情景是最動人的。在街道上不期而遇的事,是任何一個電影導演都無能在鏡頭前安排好的。」

他沒多久就拒絕繼續拍攝VOGUE,因為比起法國的華麗與時髦,DOISNEAU 只想專心拍攝他熱愛的平民與生活。而這些照片也讓他成為20世紀代表的人氣攝影師之一。
芸術橋のフォックステリア 1953年 
斜めの視線 1948年
パピヨンの子供 1945年

何必館 京都現代美術館的館長梶川芳友與DOISNEAU 為多年的好友,過去已經為他辦過四次個展,有感於當年他們相遇在巴黎餐館時,梶川為巴黎人的幽默話語感受到的魅力,而他所熱愛的這些真實,全都在DOISNEAU的照片中流露無遺,於是,2018年底再以「ドアノーの愛した街パリ」之題策展。像是一種懷念老友的儀式。

DOISNEAU 曾告訴梶川「如果信鴿會讀地圖的話,他肯定會失去方向感。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帶著好奇心在巴黎的人群中走動。」好奇心是他的靈感,生活是他的繆思。對梶川來說,DOISNEAU 所使用的不是相機,每一張照片都是他眨下的眼睛。「只要看著DOISNEAU的照片,就能跟著他的視線,成為窺視巴黎生活的共犯。」
最後のワルツ 1949年
音楽狂の肉屋 1953年

一起成為DOISNEAU窺視巴黎生活的共犯吧,看完展覽走出四条通,也許可以離開觀光人潮,跟著好奇心走,窺視京都人生活的風景。



【ドアノーの愛した街パリ ROBERT DOISNEAU展】
時間|2018年11月1日~2019年1月20日 10:00~18:00(最終入館は17:30)
地點|何必館・京都現代美術館(京都府京都市東山区祇園町北側271)
電話 |075-525-1311
門票|一般 1000円 / 学生 800円

圖片出處 / 何必館 京都現代美術館

tag / 日本 京都 法國 攝影 街拍 展覽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你們不要一直說高岡是古都,散步3+1家町屋裡的年輕靈魂
text & photo / zizi開發一場屬於自己的旅程,那些網路搜尋沒幾條結果、googlemap評價都還少得令人遲疑的,往往都是值得冒險的跡象。haveAnice二度前往北陸,從富山機場登陸,搭乘兩班電車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到達了這座歷史記憶比現正發生的活動還要有名的城市—高岡(Takaoka)。 搜尋關鍵字「高岡」,結果不外乎「大佛、銅器、小叮噹」。這些是高岡的根本,精神的象徵,常駐成在地人與觀光客的認知橋樑。( 來去高岡住一晚,行進北陸間的溫柔過度、跟著鑄物,高岡散步、戴上竹蜻蜓,蒐集《哆啦 A 夢》在高岡的想像力)二度到高岡,我更好奇的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如何與高岡共存? 眾所皆知,高岡市所屬的富山縣是人口外移與老化相當嚴重的城市,但縣內的好山好水好環境,也成了富山在「日本人最想移居的城市」以及「幸福指數最高城市」的評比都名列前茅。然而,北陸每個縣市各有千秋,擁有絕景的黑部立山和五箇山是聲名遠播的老大哥,一車一車的遊覽車絡繹不絕。近期幾年相當最受寵的金澤,有如北陸的青春,再再吸引旅人一親芳澤。而高岡的歷史地位高,倒也成了他的沈重形象,我們這次接續上回賦予的定義:「北陸溫柔過度地」,細看那些溫柔的延續,拜訪第二代的新發展,或是返鄉開業的年輕人,他們都在翻轉過去歷史的定位,寫下高岡的現在。散步高岡,三家町屋與一家老大樓裡的年輕靈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