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范保德》一段尋父之旅所開啟的故事,認識那些不曾熟悉的父親印象

在《第36個故事》一家經營咖啡廳的姊妹與城市互動的故事之後,導演蕭雅全這次剖析自身經驗與歷史長軸比對,以最新作品《范保德》揭露那個我們對於父親從未熟悉的另一面。

★ 2018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最佳電影配樂、最佳美術設計三項大獎
★ 2018台北電影節開幕片
★ 2018荷蘭鹿特丹影展正式競賽片
★ 2018西班牙拉斯帕爾馬斯國際影展競賽片、布達佩斯泰坦尼克國際影展觀摩片



范保德的父親50年前離家赴日,尋求發展機會,至今不曾聯繫。

20年前,范保德也曾有過一樣的念頭,任性追求自己的夢想,但在最後一刻作罷,留在小鎮開五金行,偶爾想些發明的點子申請專利。父親在范保德的人生中缺席,是他這輩子最大的痛苦根源,因此極力想擺脫父親的影響,也希望不留給兒子同樣的痛苦。

現在,六十歲的范保德病了,本該好好休息,卻突然起意帶著兒子范大齊前往日本打探父親消息。如今自覺餘日無多,「父親」與「兒子」,成了心中的兩大掛念——他想知道無情的父親50年來的去向與故事,也同時擔心善良的兒子未來會因深情而受傷。此時,一位年輕人Newman從香港來到小鎮,一段意外且傷感的旅程正等待著他。

關於范保德的人生,未完待續...。

導演蕭雅全在2010年《第36個故事》後,便開始醞釀一個全新的故事。有兩個題材讓導演反覆思考著:其一是關於『父子』,他回憶自己和父親的相處種種,再對照與兒子的生活經驗,發現兩代之間許多事情會以不同面貌、不同形式重複,但重複之中卻又有突變或轉折;其二是關於台灣在二戰之後的歷史演變,不同事件的因果彼此交錯、互相影響,也是蕭雅全導演所感興趣的。某天,他突然發現這兩個題目似乎可以並存疊加,透過一個尋找父親的故事,把這兩件事情合在一起說,於是有了《范保德》的故事雛形。


當拍攝的資金有了突破之後,接下來就是關於場景選址,在創作劇本時,就已經設定故事是發生在臺灣一個不知名、不特定的小鎮裡,其實這樣的小鎮普遍地存在於臺灣各地。在勘景的過程中,導演與製片去了不少趟中南部,尋找哪個小鎮既能夠符合眾多場景的需求,又可兼顧其他外景及周邊腹地操作的可能性。不論是建築的樣式或是當地的氛圍,幾經評估後,最終決定在嘉義市拍攝,少部分場景則選擇在桃園及台北。

在日本外景戲中,有一場關鍵的溫泉戲,日本製片小坂史子篩選了不同的溫泉場景給導演挑選,最後選擇的是侯孝賢導演《千禧曼波》(2001),曾拍攝過的“北溫泉",那裏距離東京僅有兩個小時的車程,但卻是一個非常漂亮,具有兩百年歷史的老溫泉。


而電影英文片名 Father to Son,其實是一種象徵,指的不限父子,也可以是父女、母子、母女,並不拘泥男性對男性的關係。它說的,是一代對一代的影響,既有情感傳遞,也有矛盾糾葛和鬥爭。導演之所以用這個字眼,是因面對生命的未來,總感到一種極大的限制,像DNA一樣綑綁在我們身上。比如說遺傳疾病的陰影,父母親的特質等。打從一出生,就有很多事情注定不是憑努力可達成,因為DNA已經決定了很多事。但如果生命大半是必然與重複的,我們該如何自處?

導演年輕時,對生命百分之九十已被決定感到非常惱人,等到人屆中年,他卻突然看到機會,因為還有剩下的百分之十。那百分之十讓我們可以改變,可以挑戰,可以參與和修正,而且百分之十似乎就非常足夠了。這正是為什麼我們與自己小孩及自己父母之間的故事,總有很多雷同,卻又存在許多不同的緣故。

也許因為接受了不可能的存在,所以才看到可能。

《范保德》2018.08.17 全台上映

圖片出處 / 鏡象電影Mirror Stage Films

tag / 電影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來美術館郊遊─蔡明亮大展 at 北師美術館
近幾年來逐漸將創作重心移往藝術領域的蔡明亮,宣布「郊遊」將是他的最後一部劇情長片。當好萊塢自2008年第一集「鋼鐵人」(Iron Man)所展開的英雄主義電影世紀,逐漸佔領並改變我們觀影習慣的同時,「郊遊」作為一部自始至終沒有上院線播映的電影,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映演模式。這種新型態的模式,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都沒有出現過。「我如何把電影放到美術館?這在別的國家做不到,但我找一個地方來示範,那就是台灣。」今年一月蔡明亮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到。電影進入美術館,是蔡明亮導演一直以來收到的呼喚,逐漸地也成為他的自覺行動。蔡明亮:「自電影的誕生到現在,一百多年以來,走到了一個非常主流的價值觀:市場的概念、純粹的商品化。這是來自好萊塢的概念……我非常清楚這一點:電影已失去了創作的自由,電影院已經變成一個Shopping Mall,欣賞電影已成為消費電影。」而對於美術館而言,它提供給藝術家的,是一個舞台以及對話的場域。【郊遊】是一部從開拍前就預計進入美術館首映的電影,它為了美術館而生,也將在美術館內展露它的光華。透過展覽,一一剝示出這部電影所蘊含的電影美學,將【郊遊】再創造成一件新的作品。北師美術館主持人林曼麗:「【郊遊】就如同一個結晶體,把結晶體裡面,一些本來未必看得到、隱含的東西重新抽離、分解出來,在這過程裡面,又發展出新的藝術型態,最終以展覽的方式呈現。……在他的電影裡面,不管是視覺、美學,或者背後更深層的內涵,都很適合在美術館這個場域再創造,釋放出他作品裡獨特的藝術能量。」對於電影進到美術館,蔡明亮曾經表示,電影作為記錄時間這個工具原本的意義都沒有在做,「我們看到什麼,我們看到劇情沒有看到時間。」這是一場將時間留予時間、空間留予空間的藝術,而一座美術館,賦予了蔡明亮這位創作者充分的條件,發揮出電影藝術中重要的特質,還原了電影最自由的初衷。購票詳細資訊,請參考博客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