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聲音與憤怒》十週年再版推薦


解嚴前後出身的一代如我輩,科技日新月異,歷經黑金剛手機,超級任天堂,而彼時MTV文化正逐漸廣布,影像在生活中的比重開始超越聲音,錄音帶尚未走入歷史,我在小學高年級時有了生平第一台電腦,那時,逛唱片行尚未成為被邊緣化的娛樂。

高中時馬雅唱片引進了一系列重金屬樂團,一張張技巧與速度並行的專輯在同學間傳遞,而聯合公園(Linkin Park)與Nu-Metal(註一)的論戰方興未艾,我們偶爾也交互地聽著慘綠委靡如電台司令(Radiohead),和剛出道現在業已爬過好幾山頭的酷玩(Coldplay)。

記得當時,有位山地服務隊學長曾指著自己隨身聽裡的史密斯飛船(Aerosmith)說:這歌詞很邪惡(還是低級?事隔多年有些模糊),引起我的好奇,既然鄙視,為何又聽之?

 ▲走紅於70年代的美國硬式搖滾樂團,史密斯飛船(Aerosmith)

手邊沒有詳實的搖滾導覽,我們只能零散的囫圇吸收著各種資訊,閱讀唱片側標,在ptt和論壇上爬文,而轟鳴樂音間,即使青澀懵懂,卻隱約明白:自己終是錯過了。

搖滾樂最燦眼的時刻只在身後,至我們這一代,音樂似乎終將憤怒的不明所以。

直到2006年,於誠品購入《聲音與憤怒》一書,彷彿獲得一只密鑰,我於是得以一窺過往搖滾篇章中的暗語和符碼,關於工人和階級鬥爭、關於同志和性權、關於第三世界和大型義演…,原來音樂和社會,彼此的串接終是密不可分,少了政治與社會脈動的判讀,你很難拾齊搖滾樂的血肉。

▲地下絲絨(Velvet Underground),右二為樂團首腦 Lou Reed

書中細細爬梳自60年代以降,主流如披頭四,或者小眾自溺似地下絲絨(Velvet Underground,註二)、是如何與當代的青年文化結合,成就花與和平的力量,而歷經神話破滅,巨星殞落,又如何一次又一次自灰燼中復燃。

那些歌曲中的藥物、性、和酒精的殘溫,是反抗保守威權的象徵,也是來自底層,悖離菁英最原始的吶喊。


當年開拓了華語搖滾音樂書寫的先河,十年後的今日新版問世,補充了幾篇近年的故事,修改部分文字,較十年前更為大器,似乎也映襯著作者心境上的轉變,少了吳叡人老師的推薦和何東洪老師的導讀,改由五月天的瑪莎為序文,也可視為世代交替。 

十年間,文化土壤一度貧瘠的臺灣,竟也於紛擾中,交織出自己的社會搖滾曆,地下社會(註三)的歇業對比紐約的CBGB(上圖,註四)、幾次社運期間獨立音樂圈屢屢演出、到場發聲,至去年三一八事件能量彌天蓋地的擴散,青年開始高喊: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雖然慢了許多年,或許我們仍緩緩向著光前進。


註一:Nu-matel 或譯新金屬。90年代,金屬樂嘗試混入多種不同的元素,如嘻哈、饒舌。至於新金屬算不算金屬,而聯合公園算不算新金屬,當時各有說法。 

註二:地下絲絨(Velvet Underground)為60年代末期於紐約崛起的地下樂團,簡約粗糙,歌詞大膽描寫性虐待與藥物使用,專輯銷量慘澹,卻大開另翼先鋒。 

註三:地下社會為台北市師大路上的livehouse,因法規不明造成經營不易,加上附近居民的紛爭,於2013年結束營業。延伸閱讀:地下社會並不欠這社會什麼

註四:紐約東村的傳奇場館,CBGB分為代表country鄉村、bluegrass草根藍調,blues藍調,因房租連年上漲,於2006年結束營業。

圖片出處 / heyevent , The Electic Ear ,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CBGB

tag / 張鐵志 聲音與憤怒 搖滾樂 披頭四


因奉 大學畢業已好幾卻仍眷戀青春 崇拜比自己更喜歡音樂的人 正努力往半工半廝混的混搭生活前進。

have2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Infong Che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haveAnice企劃】THE BEATLES TOMORROW 披頭四藏品:#002 音速青春-陳德政
#002陳德政 - 音樂作家 「藍儂是我披頭四中最喜歡的,我認為他是四位樂手裡面最接近 artist 的一位,不只是一個 singer,這樣說並沒有貶低其他三人的意思,只是他跟洋子結婚後就離團,這決定一般人做不太出來,那時候披頭四是全世界最大的樂團,做這個決定需要很大的勇氣。我想他不是一個跟搖滾巨星這 title 相處融洽的人。他很叛逆,爸爸拋棄他、阿姨代替媽媽帶他長大,算是半個孤兒,從學校的問題學生變成最有名樂團的主唱,可能不太想要接受這 title 所以特別想要做自己,離開披頭四後的專輯都很赤裸,把心裡最底層的東西都掏出來。最難的就是他以約翰藍儂的身份把所有東西放下,從零開始,追求一個自我完成,這是一個藝術家的先決條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