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查無此人--小花計畫》當歲月如流,你最不想失去的是什麼?

text & photo / 群
上次回家,我發現了他們多了些衰老的蒼白,卻選擇看不見,時間是毒,歲月如池汪塘,他們在身邊的人身上不斷溶蝕,卻狡猾地無法察覺,我們會一往如初,悠悠人生,那翻騰的火焰怎麼會熄滅?最近寫信回家,寄過去的信卻又退了回來,五塊錢的郵票上蓋了一個藍色油墨——「查無此人」
這是一個溫柔的提醒,小花季畫展策展人方序中老師這樣說,當記憶成了消耗品,變成每個人心中一個重要卻隱隱作痛,想逃避內心真實情感的存在時,你還是要想辦法正視它,「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演出每個藝術家不想失去的、想要挽留的各種人事物,關於家鄉、關於土地以及流動的時間,每個作品都配上了對應的流行音樂,方序中老師說:「流行音樂是最靠近我們的藝術,這次的展覽目的便是改變聽音樂的角度,把大家帶進當代藝術館,重新發生我們跟音樂的關係。」
〈台灣是好所在〉 志樂制樂(林強+許志遠)

在動態的環景影像裝置上,以影像詮釋時間的流逝,透過多影格串連過去現在未來,會流動的底片,在不間斷的逐格播放中,映現生活的吉光片羽和喃喃自語式的聲調情境,捕捉正在消失的在地文化,提醒大家要享受在寶島的生活。
〈隱形的紀念〉 阿信+明和電機

明和電機製作了七個文庫尺寸的樂器,文庫,是在日本一種迷你尺寸適合隨身攜帶的書籍。帶著文庫就宛如將知識帶在身上,明和電機想要搜集更多有趣的擊奏聲響及方式,讓音樂可以被隨身帶著走。

雙頻道錄像裝置作品〈隱形的紀念〉由阿信和明和電機共同創作,阿信重新轉譯愛與守護是有幸福期限的,方序中老師說:「阿信的內心永遠都有一個小孩,追逐夢想的熱情,就如同明和電機製造如大人玩具般的樂器。」
〈很難很難〉 魏如萱+鳳小岳+陳建騏x豪華朗機工 

想念一個人,懷念一個場景,最難的時刻就是你熟悉的場域空無一人或消失無蹤,一案桌椅,它既是海岸又是廢棄的旅社,既是公車站又是家窗屋簷,用尖銳的事物去敘說最柔軟的部分,已經離開的事物如何被呈現或挽回,這個書桌包含非常多場景,代表我們去記憶一個人的方式,儘管這些人早已不在,那盞戲劇般移動的燈就是希望,它便是為歸家人而留的一盞燈。
〈親愛的__〉 方序中x蘇益良 

這是一朵時間的花,一個巨大的立方體佔據了展間大份量的視野,螢幕裡是方序中老師的阿公,蘇益良把日常生活的對話、細微的表情這些看似不重要的小事放到做大,甚至產生壓迫感,這次他使用非常直接的攝影手法,利用長時間的凝視,隱晦不明、忽明忽暗的影像,泛起人們召喚記憶卻轉瞬即逝的遺忘。
〈有前無後〉 李英宏x新興糊紙文化+齊振涵+李嘉泉 

台灣傳統紙厝,在沒有儀式時,是個台灣的工藝,其實在以前,糊紙在喜事之時也會燃燒,但隨著時代的改變,成了人人忌諱的象徵,這項技藝也隨之淡化,這次新興糊紙文化將傳統廟宇、三合院的漢式紙厝轉成現代化的台灣「樓仔厝」,原本代表生命是一直往前走的「有前無後」後面留白的建造模式,在藝術家想翻轉糊紙文化的既定印象的目標下,將紙厝後面改成夜店,大廳停了一台賓士跟直升機,利用迪斯科球來連結音樂,希望不管是透過燃燒或是音樂的方式,到了那個「雲端」都可以有更多想像。
〈小事〉劉若英
〈鹿〉 告五人x吳仲倫

吳仲倫以壁癌為靈感,將小時候對於潮濕的切身記憶,轉化為一組機械結構的裝置藝術,他說:總是有各種理由帶你離開家、出外打拼,接著有各種藉口讓你延長這段離開的時間,一片片潮濕侵蝕的壁癌,讓牆壁看起來隨時都會崩壞,就如同記憶中的老家,雖然脆弱但他一直存在。
〈回家〉家家x曲倩雯
〈我夢見了小叮噹〉 茄子蛋x王宗欣
〈禁止觸摸〉宇宙人x紀昀

你可以想像它的聽覺,它的觸覺,但當你去觸摸的時候,仍是一個冰冷的螢幕,這件作品反映了科技的進步以及實體物品的虛擬化,改變了現代人的生活型態與消費習慣,也改變了物件的呈現方式。
〈大樹小花〉HUSHx李霽
《查無此人--小花計畫》
展覽時間:2019/4/27~2019/7/7
展覽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


圖片出處 /

tag / 小花計畫 展覽 藝術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在地下書街的長廊,閱讀繪本大師岩崎知弘的夢
text.photo / 劉秝緁 還記得中山地下書街開幕時,董事長吳旻潔代讀吳清友之言說到:「疼惜這些每天沒有選擇,必須要走(長長地下街)的這種心情。」在公共空間創造與書接觸的機會,從五分鐘的路程開始、到逗留半小時,甚至特地而來,誠品在中山地下書街所期盼的願景,是經營心靈經濟,以人文關懷做為主軸,賣書和閱讀都是形式,讓人文藝術與創意進入生活日常,才是核心。這回以日本繪本大師岩崎知弘創作一百年為題,透過文字、建築、設計等不同形式的創作,將逾64公尺長的地下書街打造成一個充滿童真的夢境〈我做了一個夢—岩崎知弘100週年創作展〉,行進此道的人們,都能擁有她溫柔的想像力隨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