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忠犬追殺令》農狗革命史


文_柯林佛斯我老公

忠犬追殺令的英文片名White God(白色上帝),可能有隱隱向Sam Fuller一九八二年的電影White Dog(白狗)致敬意味。「白狗」講述純良狗兒被訓練成專攻擊黑人的猛獸的殘酷故事,「白色上帝」無獨有偶,也替反種族主義背了個書,於黑白紅黃之外,以狗族觀點批判起人類對其他生靈物種的奴役虐待。

如果你喜歡狗,那麼訓練有素狗戲精們各樣生動情態,頗值得進戲院一看, 但若你真心愛狗,那就盼你三思,不然就預先歡迎你進入兩小時無間地獄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大挑戰。電影第一幕拍出惡靈古堡般的末日感。 布達佩斯空無一人,車輛散置馬路,一名女孩奮力踩著單車,空氣中只聞她喘息與車輪傾軋聲音,直到狗群突地從轉角冒出追吼,女孩怎也騎不過狗... 她跌倒了,無人救援。導演狂想,在此先用倒敘法讓觀眾留個懸念。


13歲小女孩莉莉,父母離異,母親因公離開三月,期間她帶著她的愛犬米克斯「哈根」跟在屠宰場檢驗肉牛的爸爸同住。才剛進公寓兩秒,歐巴桑鄰居不知怎嗅到有混種狗進了門,前來放了番狠話,此謂敵人A。

父親看不慣女兒與狗親密,將狗關在浴室,狗嚎不停,莉莉執起小喇叭,哄狗入睡。狗兒有心有耳,在感情上並不比人類駑鈍。鄰居檢舉公寓有狗,引人來收「混種狗」稅金,莉莉為此帶狗離家出走,山坡上見人訓練狗兒坐下握手,莉莉對哈根說:「我永不會那樣對你。」 帶哈根樂團練習,出包,帶哈根悠游街道,被抓包。 可憐莉莉只會冷口冷面放狠話,眼睜睜看愛犬被棄置街頭卻無力回天。


故事開始分成兩線,一是哈根不知下餐在哪流浪,一是莉莉苦悶青春衝撞。

哈根一夕之間從家犬變成喪家犬,惶惶不可終日。一連串遭遇拍出浪犬在布達佩斯生活之艱辛(我想台灣亦不遑多讓)。顛沛流離裡,一個善良人類都沒遇到,中間雖得傑克羅素梗「小姐與流氓」式的小小相助,也難改牠悲愴命運。 肉販子(敵人B)要殺牠,捕狗隊(敵人C)要捉牠, 流浪漢(敵人D)賣了牠, 中盤商(敵人E)再賣牠,馴狗師(敵人F)改造牠,哈根在鬥狗場中被逼與同類自相殘殺, 之後雖趁機逃出生天,但牠再也不是原本的哈根了。

哈根有口只會吠,誰又能知道這隻對人掀起嘴皮呲牙裂嘴的惡犬,經歷過世間如此多磨難與傷痛。哈根終於還是被捉去收容所,也失去對人類的信任,狗善遭人欺,不溫順卻也是死路一條。被拉進狗類集中營前,哈根籠前一躍,咬破了敵人C的喉嚨,掀起了犬群大逆襲,灰撲撲歐洲電影也自此變身鮮活嗆辣。敵人A、B、C、D、E、F,哈根領著狗眾一個個點名殺頭,原本遍尋不著愛犬的莉莉也彷彿通靈般,見識了一個又一個命案現場。


哈根的復仇,最終也找到了莉莉的爸爸頭上,主寵歷經電影時間一個多小時顛簸錯過,再相見仿佛已歷經輪迴。全片以「匈牙利狂想曲」貫串,一是莉莉吹喇叭安撫哈根,二是哈根在收容所,看見湯姆貓在電視上彈鋼琴,三便是人狗對峙場面最緊繃僵持時,莉莉以哈梅爾的吹笛手之姿,讓嗜血狗兒一隻隻趴低。也許有人會拿此片與決戰猩球比較,但這場看似痛快的無產階級貧下中農狗狗革命史,為時僅短短一天一夜。


父女倆在寂靜裡與狗群趴低對望,從俯視到平視,似乎領悟對生命的尊重,「再多給他們一點時間」,因為天亮之後,世界其實並沒有改變。 混血兒好吃香,雜種狗沒人愛,人類種族歧視歷經數百年雖被定調政治不正確,如今不過求得一個假平等。猶太人、穆斯林、同性戀、雜種狗、邊緣人... 啥時我們這些地球之癌,才能從自己眼皮底掀去這些個自以為是的標籤。

觀影過程裡,有些人笑了,有些人哭成淚人,難以就此去判斷一部電影嘗試改變的意圖與力道是否能成正比。而我很想問導演:世界上怎能有電影讓人拿著衝鋒槍對著傑克羅素梗開槍,還開兩槍!!!!!。 

圖片出處 / Maison Motion

tag / 忠犬追殺令 maison motion 柯諾穆恩德秋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忠犬追殺令》「汪球崛起」狗狗們的絕地大反攻
「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喬治歐威爾《動物農莊》  
×